孙志军,中国葡萄酒信息网创始人,酒类行业资深记者,葡萄酒文化专家,OIV国际葡萄酒管理硕士。

自1993年起进入酒类媒体,先后到过法国、德国、意大利、智利等15个重要葡萄酒生产国参观学习。

2007年起创办了烟台国际葡萄酒大赛、五色海岸新酒节、中国优质葡萄酒推广会等大型行业活动,先后出版了 《中国葡萄酒年鉴》 《中国葡萄酒业三十年》 《国际葡萄酒营销》 《葡萄酒品鉴百问百答》,翻译和审校了《世界80家酒吧特色酒》 《酒吧圣经》等图书。

【卷首语】2018,期待中国成为OIV正式成员国

  1987年,烟台市被OIV命名为国际葡萄和葡萄酒城,同时也成为OIV在中国的第一个地区级观察员。2011年,宁夏作为一个省级代表成为OIV观察员。然而,中国作为全世界排在前10位的葡萄酒生产国、前5位葡萄酒消费国却一直没有成为OIV的正式成员,这让OIV的官员们感到非常遗憾,同时,国内很多像我一样的从业人员也感到非常着急。

  对很多人来说,OIV是国际上最高的葡萄酒机构,那么它到底有些什么样的职能?我们加入OIV之后能够得到那些收益?很多人可能并不十分清楚。笔者最近有机会到巴黎参加OIV葡萄酒管理硕士班30周年庆典,与总干事奥朗德(Jean-Marie Aurand)先生就此事进行了交流,他对中国葡萄酒给予了很高的评价,特别是最近这几年,他走访较多的是宁夏和烟台产区,对这两个产区的评价也很高。对于中国葡萄酒这样一个具有巨大潜力的生产大国和消费大国,奥朗德先生十分重视。他真诚地希望中国能够早日加入OIV组织。

  2006年,当笔者在法国参加OIV葡萄酒管理硕士班学习的时候,曾经受当时的总干事卡斯特卢奇(Federico Castellucci)委托,为烟台市观察员身份的延续做过一些工作。这次去巴黎,笔者再次表达了自己的愿意,即为中国加入OIV贡献一份力量,奥朗德先生欣然同意。并希望中国葡萄酒信息网传递更多OIV的信息,让行业内了解OIV的职能和作用,让我们更多的业内人士,特别是国家管理机关及行业管理部门对于加入OIV有一个新的认识。

  OIV作为科学与技术方面的政府间国际组织,在葡萄栽培、葡萄酒以及以葡萄为原料的产品领域的地位早已得到世界的认可。它的工作目标有以下几个方面:一、向其成员国以及葡萄及葡萄酒领域中的生产者、消费者等告知相关行业标准;第二,对其他政府间及非政府间国际组织,特别是执行标准化工作的国际组织提供援助;第三,促进现有惯例和行为规范的国际标准化,并在必要时制定新的国际标准,以便改善葡萄及葡萄酒生产和销售状况,并确保消费者的利益受到重视。

  那么,作为成员国拥有有一些什么样的权利呢?主要是这三个方面:干预、知情以及参与的权利。笔者认为现阶段中国加入OIV有两个现实意义:第一是参与国际标准的修订,比如对一些独特酿造工艺提出我们的主张和解释,如加糖提高酒精度的问题,云南个别企业的提议就和我国内其他产区不太一致。像这样带有普遍性的技术问题,要想在国际社会得到认可,通过OIV这条途径是一个很好的办法;第二,加入OIV就等于加入了国际葡萄酒大家庭,这对于加快中国与世界各国的技术交流、法律法规建设等都有着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与此同时,加入OIV组织,对于提升中国葡萄酒的形象也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近年来,OIV对中国葡萄酒的现状及发展趋势进行了认真的分析,并为争取中国加入其组织做了大量的工作,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个愿望一直没有实现。对于OIV来说,目前已经拥有46个成员国,中国是否加入并不是一个特别紧迫的事情,但对中国来说显然是越早加入越好。目前来看,我们所能做的事情有两个层面,第一,从企业层面和生产领域,要统一认识,并形成相关决议表达行业主张;第二,向国家有关部门表达加入OIV组织的强烈意愿,推动国家层面的申请进程。还可以动员行业内有影响力的人物,如请葡萄酒行业的人大代表多为行业提一些相关议案,扩大在立法层面的影响。

  总之,加入OIV组织对于中国葡萄酒行业来说,应该作为2018年的一项重要工作,省市一级的产区协会、张裕和长城等大型葡萄酒企业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各类专家和媒体也可以发挥自己的优势,多做一些交流、宣传和推广工作。

  2018年,期待中国能够成为OIV正式成员国!

  本文发表于《葡萄酒商务》2017年第11期

  版权所有中国葡萄酒信息网,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

 

孙志军总编与Michel Bourqui先生(右)及蒙彼利埃高等农学院葡萄酒学院院长Herve.Hannin先生(左)合影

  孙志军:现在国际上,葡萄酒的培训项目众多,二位却始终认为OIV国际葡萄酒管理学硕士是一个独一无二的课程,请问您在当时为什么要发起创立这样一个项目?

  Michel Bourqui:上世纪八十年代,欧洲葡萄酒消费以每年5%的速度递减,虽然当时90%的葡萄酒消费仍集中在欧洲。为此,OIV感到担忧,于是我们决定发起一个项目培养管理学人才,从而能更好地出口葡萄酒,也可以让酿酒师更好地了解市场。OIV的葡萄酒专家们经过几轮严肃而认真的研讨后,决定创立这一国际葡萄酒管理学硕士项目。当时,无论是美国的罗伯特·蒙大维,还是西班牙的桃乐丝先生等葡萄酒行业领袖,他们都认为未来的葡萄酒市场在欧洲之外,我们不能仅仅在欧洲发展。有了行业的支持,我们就更有信心了。但是,在OIV MSc项目开始几年,我们谨慎地选择在欧洲上课,从第四届开始,增加了在美国的课程,之后每一年我们都会开拓课程到新的葡萄酒国家去,现在OIV MSc的硕士课程,已经遍布南北半球。

  孙志军:OIV创立这个项目的主旨是什么,学生们通过这个项目可以在哪些方面受益?

  布里奇:OIV有许多葡萄酒技术方面的专家,比如栽培、酿酒,但是没有管理、市场和教育等方面的专家,于是我们要培养这方面的人才。我们要求学员通过案例学习葡萄酒MBA管理学知识,一点点抓住机会。我们也请了全世界的管理学专家来为学员上课。因此,这个项目不仅是为学生开设的,也是为葡萄酒行业内人士开设的,是为了当时整个葡萄酒行业的发展现状服务的。OIV的硕士项目非常特别,学生们并不是每天都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讲解关于葡萄酒的理论和品尝知识,而是在学完理论之后走出去,去到世界各地葡萄酒产区学习,我想这是最重要的。与此同时,学生们在游学过程中也锻炼了生活技能,领悟到生活的哲理。

  孙志军:如此庞大一个项目,学生们要在26个国家旅行参观、学习、品鉴,您在创立、组织过程中遇到过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Michel Bourqui先生在OIV MSc 庆典上致辞

  Michel Bourqui:在项目创办初期,相对于师资力量不足,我想最大的困难应该是在学生这边。对于OIV组织来说,罗伯特丁特洛先生非常开明,可以说为这个项目实施打开一切方便之门。对于学生们来说,虽然动机、热情每个学生都有,然而时间和学费却是很实在、很困难的问题。为了帮助学生们解决所遇到的经济问题,我们也设立了奖学金用以帮助学生。同时,我们的学费与其它同类项目相比也低很多。我们希望能实实在在地帮到学生们,让他们完成这一个可以称做“探险”的项目,Great adventure!

  孙志军:从2004年第16届学员开始,OIV 项目来到了中国,而我作为中国的coordinator,每年带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在中国宁夏、烟台、北京、上海等地了解中国葡萄酒市场,研究中国的葡萄酒产业。现在,OIV MSc中国项目已经成为国内外葡萄酒交流的一项重要活动。我想知道,您当初是怎样联络到中国的?又是为什么组织学员来中国葡萄酒产区学习的?

  Michel Bourqui:能联系到中国,我想是因为杨凌葡萄酒学院的李华先生。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葡萄酒学院每年举办国际葡萄酒论坛,从1999年起我受邀去了杨凌,并参加了学院举办的各项活动。我和李华先生谈论了很多关于葡萄酒与健康的话题,也讨论了中国的葡萄酒消费。从那时起,我就经常来中国参加活动。后来,李华先生向我推荐了两个学员,第一位是酿酒师严斌,是时任华夏葡萄酒公司总经理的女儿,她2002年入学;第二位就是你,我记得你当时是位葡萄酒记者。后来的事情,你都参与了,因为中国葡萄酒在市场和生产方面的巨大潜力,OIV的研究生必须要到中国来。

  孙志军:中国葡萄酒的质量与三十年前相比,可以说有了本质的改变,但是,我们的销售还是面临着很大的压力,您怎么看待葡萄酒的质量?

  Michel Bourqui:酿酒师所评价的葡萄酒质量与消费者所评判的质量并不是同一个概念。对于我这样一个研究市场的人来说,我始终认为质量好坏的评价在于消费者。我始终在想一个问题:你认为中国消费者端着酒杯时他们会怎样想?他们会想这杯酒质量好与坏?还是仅仅因为这是一杯红酒就喝掉了呢?

Michel Bourqui先生(中)与OIV MSc现任主管Nicolas Goldschmidt(右)及本文作者(左)在庆典活动现场

  孙志军:目前,中国葡萄酒行业正在学习欧洲、美国及澳大利亚等国先进的教学经验,但我们还没有一个系统的培训体系来提升业内酿酒师素养,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Michel Bourqui:对于整个中国葡萄酒业来说,酿酒师也需要清楚明白中国消费者的口味爱好,培训不仅仅只局限于酿造方面,品酒、管理、了解消费者口感也应当纳入培训系统。葡萄酒培训有它的特殊性,因为它需要让饮酒的人了解葡萄酒酿造、了解葡萄酒的特点。我不知道中国葡萄酒行业是否真正关注葡萄酒的培训和教育,但我建议大的葡萄酒公司不应当仅仅只关注市场,也应当承担起教育和培训的责任。

  孙志军:米歇尔先生,我们来个轻松的话题吧。您来中国很多次了,有些什么有趣的事情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

  Michel Bourqui:你这个话题好。我就举一个例子,前面我说去杨凌和李华先生一起参加晚宴,我们坐在一个大圆桌边。晚宴很有趣,一些女士在晚宴上跳舞,从衣着看她们应该来自蒙古。后来,她们举着酒杯请我们品尝她们产区的葡萄酒,并要求我也按照中国的传统“干杯”。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我不敢想象,第二天的法国报纸上评论OIV国际组织的官员在中国干杯这样的事情。可我知道拒绝干杯在中国是不礼貌的,于是我对李华先生和其他嘉宾说,我可以干杯,但是你们要关掉相机,不能拍照。就这样,我干了第一杯葡萄酒,可是第二个女孩子又来了,还是要求我继续干杯,李华先生邀请的其他客人也来到我面前,举着杯子和我干杯,于是我拒绝了,每次只喝一小口。就这样,在我的提议下,他们也不再干杯了,开始以健康的方式品味葡萄酒的美妙。你看,有些事情就是这样改变的。这件事,我得出一个结论,我想中国的消费者也完全可以放弃那些不好的喝酒习惯,也可以尝试着用健康、科学的方法来享受葡萄酒。

  孙志军:非常满意,谢谢您宝贵的时间,谢谢您把OIV Msc这样一个特别的葡萄酒项目带到中国,让业内人士了解到中国葡萄酒,也让更多的中国学生到世界各地去学习。真诚地感谢您把我引入OIV MSc这个项目,它让我终生受益,谢谢您!期待着您能够再次来中国给我们上课!

  作者简介

  柴佳,WSET 3级。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葡萄酒学院硕士,OIV MSc国际葡萄与葡萄酒组织管理学硕士,曾在26个国家葡萄酒产区游历学习,目前旅居法国从事葡萄酒贸易工作。

  版权所有中国葡萄酒信息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黄甫川

  “川”茆”“墚”“塬”是黄土高原上的独特地貌,黄甫川便是这些大“川”中的一条。它不仅黄河中游一条重要的之流,与其相关的地质构造与周边的自然人文景观,组成了鄂尔多斯高原(黄土高原)上一道异样的风景。



黄甫川流域图

  黄甫川源于今内蒙古河套准格尔旗境内,自北向南流至陕西府谷县东北,注入黄河晋陕大峡谷。皇甫川是由纳林川和十里长川两大支流组成,其水系发育在鄂尔多斯高原的东坡,发源于达拉特旗敖包墚和准格尔旗布尔陶亥乡坝墚一带,到府谷县境内与十里长川会合后称黄甫川。



黄甫川大桥

  最近两次到府谷县参加当地的海红花(海红果)节,主要活动区域集中在清水川与皇甫川这两个重要的海红果种植地。

  黄甫川是黄河的一条多沙粗沙支流。较大的地势高差和较强的侵蚀暴雨使流域水系十分发育,将流域切割塑造成墚峁窄小、沟壑密布、地形破碎的丘陵沟壑地貌。砒砂岩的大面积裸露,遇到较强的暴雨冲刷,便导致了严重的水土流失,影响着当地的生态环境和农牧业生产条件。1983年黄甫川流域被列为全国八片水土保持重点治理区之一。

  黄河中游多沙粗沙区是黄河流域水土流失最为严重的区域,是黄河下游主河道淤积泥沙的主要来源区。该区域面积虽然只占黄河流域面积的11%,而多年平均输沙量却占全河输沙量的63%。2004年,黄委会选择黄甫川流域作为重点支流,先行开展区域水土保持现状调查、水土保持措施动态监测和不同水土流失类型的面积和强度监测等工作,2006年9月又开始进行数字航空摄影,目前各项整理工作取得了初步的成效。

  砒砂岩

  砒砂岩是一种隐藏在黄河“几”字弯东北部的特殊岩石。它的色泽斑斓绚烂,灰绿、棕黄、绛红、粉紫、灰白等五色相间;它的性质奇特怪异,无水坚硬如石,遇水松软如泥;它又极端贫瘠,甚至有流毒千里的危害。




砒砂岩样本

  砒砂岩集中分布在晋陕内蒙古接壤地区的黄河两岸,在各主要直接入黄支流的分布面积以窟野河和黄甫川面积最大,其次为孤山川、清水川、浑河。按照地表覆盖物的不同,砒砂岩地区可分为裸露砒砂岩区、覆沙区、覆土区三个类型区。裸露砒砂岩区:地貌多呈岗状丘陵,沟壑密布,植被稀少,砒砂岩不仅在沟谷中出露,而且在坡面上出露。覆土区:砒砂岩掩埋于各种黄土地貌之下,在沟谷中表现为“黄土戴帽,砒砂岩穿裙”的特殊地貌景观。





  随着旅游业的发展,这种特殊的地貌也成为当地的热门景点。黄河入陕第一湾西南处的山坡上便有一处景点,名曰“莲花辿(chan)”,是观看这种独特地貌的最佳位置。莲花辿是由古生代二叠纪(约2.5亿年)、中生代三叠纪、侏罗纪和白垩纪的厚层砂岩、泥质砂岩、砂页岩、泥质页岩组成的岩石互层,是雅丹地貌的一种。此处的山石红白相间,仿佛一块块被酱过的五花肉。随着高度的不同,莲花辿风景也在不断的变化着,高处往下看,莲花辿层层叠叠,峰峦交错,沟壑相映,蔚为壮观。



  海红果

  府谷海红果树,属蔷薇科苹果属西府海棠种,为落叶小乔木,是中国稀有果树资源,是一种耐旱、抗寒、耐薄、病虫少、管理简便、延应性强的高产果树。

  府谷县属中温带半干旱大陆性季风气候,冷暖干温四季分明,冬夏长,春秋短,雨热同期。特别是该地区无霜期短,其他果树很难生长,只有海红果等多年生落叶乔木能够在此繁衍。



府谷海红果

  海红果是府谷的传统果树,已有1000多年的生长历史。2008年“府谷海红果”通过国家地理标志产品认证。在古城镇沙坪村,我们看到很多树龄超过200多年的海红果树,最高龄的一棵有276年。府谷海红果主要分布在古城、清水、黄甫、麻镇、庙沟门等乡镇,2009年,府谷县约有海红树百万株,年产鲜果2000吨以上,2010年,府谷县开始引进矮化密植技术,建成果园500亩,2017年,府谷县海红果面积5万亩,年产量4万吨,占中国总产量的85%。 



276年的海红果树

  府谷县聚金邦农产品开发公司海红果酒项目位于墙头高效农业示范区,年产系列海红果酒2000吨,53度白兰地(白酒)1000吨,海红果汁2000吨。他们与陕西省科技大学、陕西省农产品加工技术研究院以及滨州医学院等科研机构联合研发的系列产品,获得多项专利。



聚金邦公司果汁车间

  9月底在府谷举办的“海红果系列饮品品鉴会”上,海红果干酒、甜酒及利口酒获得来自陕西省科研院校、国家葡萄酒检测中心及葡萄酒行业专家的一致好评,与会领导和专家一致认为:海红果酒具有协调的果香和酒香,酸甜适口、酒味圆润、风味独特,与其是含有极高的干浸出物及各类微量元素,具有很好的保健功能。

  走西口

  黄甫川曾是走西口的大路,曾是兵家纷争的舞台。中原农耕文明与草原游牧文明首先在黄甫川流域碰撞,这种不期而遇,并没有产生多么激烈的排斥与敌对,反而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兼容与融合。



李家大院

  离开府谷的时候,热心的司机小王特意带我们沿着前辈们“走西口”的路线重新走了一次。第一站来到黄甫古镇的李家大院。在粗犷的黄土高原上能够见到一处壮观的古建筑群,多少还是有点让人兴奋。只见路边有一处汉白玉牌楼,牌楼上雕刻“金黄甫”三个大字。穿过牌楼往右一拐便是李家大院。大门看上去非同一般,门墩为一米高的石雕夹耳石,大门上巨匾木刻“天锡纯嘏”四个鎏金大字。二门进去,是一个规整的四合院,正房门口坐着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屋檐下晒着花生和玉米,说明这是一个还在使用的住宅。正房的右边还有一个台阶,拾级而上,还有一个院落,不过大门紧闭。后来问了院内的老人才知,那曾经是李家另外一个兄弟的住宅。



  从李家大院出来,沿着黄甫川走走,感受到大自然的伟大和我们人类的渺小。河边还有一处破败的院落,走进去看到两个孤单的老人住在里面,聊了几句,知道这是祖辈留下来的家产,据说以前也是有钱的人家,做百货生意。



黄甫镇老宅

  从黄甫古镇出来,一路北上,走不多远便是我们曾经参观过的古城乡,这里的沙坪村有一大片海红果老树。经过黄甫川大桥不远路过一个村子,小王告诉我们这是府谷米凉粉的最佳产地,几乎家家户户都做。后来一查,原来是赫赫有名的“古城蔺家圪卜”。据说这种米凉粉所采用的原料是本地的一种“糜米”,粗蛋白、磷、钙及各种氨基酸的含量较高,尤其是含有很高的粗蛋白,所以制作的米凉粉具有独特的味道。据小王介绍,现在的蔺家圪卜人仍然按照传统的方法来制作米凉粉,头一天晚上就需要把制作凉粉的糜米掏洗干净,放到大瓮里进行发酵,第二天将发酵好的糜米磨成米糊,然后上锅熬,快熟时放入少许蒿籽粉,然后把熬熟的米糊均匀地摊在高粱篦子上,待晾冷后接着再摊一层,如此反复摊晾即成。吃的时候用刀切成细条,再调上用芝麻、芥末、辣椒油、香油、醋等配制的佐料,味道非常独特。这是我对府谷美食中最钟爱的一道凉菜。其实,说是凉菜,也是用谷物做的。在食物种类有限、特别是缺少蔬菜的西北地区,这是一种比较常见的饮食习惯。


 
府谷米凉粉

  位于蒙陕交界的沙圪堵是黄甫川上的一个重镇,也是一个交通枢纽。它曾是准格尔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是蒙汉民族交融的地方,2005年前后,附近另外两个乡镇与之合并,所以,这个镇显得特别大,从南到北有几公里的样子。穿过沙圪堵向西拐,我们便进入荣乌高速,朝着鄂尔多斯的方向进发。从此告别了与我们伴行的黄甫川,也无法看到它的上游“纳林川”了。听说在附近的暖水乡还有一座“砒砂岩地质公园”,记得下次一定去看看。



府谷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葡萄酒信息网,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



    哈密新雅酒庄装饰好了,根雕、奇石、胡杨木摆满了屋子,可总觉得缺点什么。欧总知道我手里“有货”,就让我帮忙添置一些酒文化的内容。这不,翻箱倒柜找了半天,老酒(老酒瓶)、酒标和旧书每样挑出几件给发走了。



    这两瓶老酒少说也有30年了,“国营”+“酒厂”是上世纪80年末企业改制前的名称。蓬莱葡萄酒厂是当地最早的酒厂,“朋珠”牌商标至今仍在使用。大连葡萄酒厂则是生产“红梅”牌出口产品的骨干企业。



    四个老酒瓶也出身不凡,右边两个小瓶的封口是马口铁盖,说明那个时候还没有螺旋盖和软木塞,应该是上世纪60-70年代的产品;最左边这个高个瓶子,是国营青岛葡萄酒厂出品。它是青岛最早的葡萄酒厂,起源于1930年德国人创办的美口酒厂,1946年郭其昌老人就是从这个酒厂进入葡萄酒行业的。



    这一组酒标全是响当当的大品牌,张裕的“麟球”是中国第一个葡萄酒类注册商标。“红星”是建国后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国家重点葡萄酒工程。“黄河故道“是河南民权葡萄酒厂早期使用的商标之一,该公司目前已经改制民权九鼎葡萄酒公司,他们现在所使用的“民权”牌,是国内很少的几个以县级地名命名的商标。“双喜”牌是黄河故道上另外一家重点企业——安徽萧县葡萄酒厂的著名商标,该企业几经改制,现在已经不复存在。



    第二组酒标里也有了不起的公司,其中位于上海的中国酿酒厂(“熊猫”牌法国兰葡萄酒)最牛,能够冠以国家名称的企业没有几个!通化葡萄酒厂是东北地区日本人建造的酒厂之一,而沈阳酿酒厂的“三杯”商标在上世纪80-90年代赫赫有名。“葵花”牌是山东省粮油进出口公司的商标,张裕公司和青岛葡萄酒厂使用该商标出口了大量产品。



    第三组是新疆葡萄酒。其实,新疆葡萄酒的生产在建国初期五十年代就有了,从最早的乌鲁木齐葡萄酒厂到农二师29团果酒厂(1960);从北疆的伊犁葡萄酒厂(1964)到吐鲁番鄯善葡萄酒厂(1976 也即现在的楼兰酒业公司),这几张朴素的酒标就是新疆酒业的发展足迹。



    第四组是民俗类酒标,仿佛让人回到了上世纪80-90年代的农村,喜庆的图案、淳朴的祝愿都写在了酒标上,让人喜欢!



    这两本书,一本出版于1958年,一本则出版于1931年,它们从不同侧面反映出葡萄栽培及酿造知识在中国的传播历程,有助于让那些中国葡萄酒历史的虚无主义者多一份认识,也让我们更多的从业者多一份自信。



有关酒标及博物馆建设相关阅读:
1、【美篇】收藏酒标 我可不是闹着玩的
http://e.meipian.cn/list.php
2、成立国家级葡萄酒文化中心势在必行
http://www.winechina.com/html/2014/10/201410269032.html
3、记录历史 传给后人
http://www.winechina.com/html/2017/08/201708291504.html
4、中国葡萄酒文化,还能做些什么?
http://www.winechina.com/html/2017/09/201709291971.html



Copyright(C) 2000-2016 wine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转载的信息,仅供学习参考,不代表中国葡萄酒信息网观点。转载如有侵权,请作者速来函告知。
来源为“中国葡萄酒信息网”的稿件均为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未注明出处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的,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南大街178号振华国际广场1804室 邮政编码:264000 邮箱:contact@winechina.com
业务部:0535-6646535 编辑部:0535-6678659 资讯中心:0535-6640619 传真:0535-664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