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志军,中国葡萄酒信息网创始人,酒类行业资深记者,葡萄酒文化专家,OIV国际葡萄酒管理硕士。

自1993年起进入酒类媒体,先后到过法国、德国、意大利、智利等15个重要葡萄酒生产国参观学习。

2007年起创办了烟台国际葡萄酒大赛、五色海岸新酒节、中国优质葡萄酒推广会等大型行业活动,先后出版了 《中国葡萄酒年鉴》 《中国葡萄酒业三十年》 《国际葡萄酒营销》 《葡萄酒品鉴百问百答》,翻译和审校了《世界80家酒吧特色酒》 《酒吧圣经》等图书。

【卷首语】2018,期待中国成为OIV正式成员国

  1987年,烟台市被OIV命名为国际葡萄和葡萄酒城,同时也成为OIV在中国的第一个地区级观察员。2011年,宁夏作为一个省级代表成为OIV观察员。然而,中国作为全世界排在前10位的葡萄酒生产国、前5位葡萄酒消费国却一直没有成为OIV的正式成员,这让OIV的官员们感到非常遗憾,同时,国内很多像我一样的从业人员也感到非常着急。

  对很多人来说,OIV是国际上最高的葡萄酒机构,那么它到底有些什么样的职能?我们加入OIV之后能够得到那些收益?很多人可能并不十分清楚。笔者最近有机会到巴黎参加OIV葡萄酒管理硕士班30周年庆典,与总干事奥朗德(Jean-Marie Aurand)先生就此事进行了交流,他对中国葡萄酒给予了很高的评价,特别是最近这几年,他走访较多的是宁夏和烟台产区,对这两个产区的评价也很高。对于中国葡萄酒这样一个具有巨大潜力的生产大国和消费大国,奥朗德先生十分重视。他真诚地希望中国能够早日加入OIV组织。

  2006年,当笔者在法国参加OIV葡萄酒管理硕士班学习的时候,曾经受当时的总干事卡斯特卢奇(Federico Castellucci)委托,为烟台市观察员身份的延续做过一些工作。这次去巴黎,笔者再次表达了自己的愿意,即为中国加入OIV贡献一份力量,奥朗德先生欣然同意。并希望中国葡萄酒信息网传递更多OIV的信息,让行业内了解OIV的职能和作用,让我们更多的业内人士,特别是国家管理机关及行业管理部门对于加入OIV有一个新的认识。

  OIV作为科学与技术方面的政府间国际组织,在葡萄栽培、葡萄酒以及以葡萄为原料的产品领域的地位早已得到世界的认可。它的工作目标有以下几个方面:一、向其成员国以及葡萄及葡萄酒领域中的生产者、消费者等告知相关行业标准;第二,对其他政府间及非政府间国际组织,特别是执行标准化工作的国际组织提供援助;第三,促进现有惯例和行为规范的国际标准化,并在必要时制定新的国际标准,以便改善葡萄及葡萄酒生产和销售状况,并确保消费者的利益受到重视。

  那么,作为成员国拥有有一些什么样的权利呢?主要是这三个方面:干预、知情以及参与的权利。笔者认为现阶段中国加入OIV有两个现实意义:第一是参与国际标准的修订,比如对一些独特酿造工艺提出我们的主张和解释,如加糖提高酒精度的问题,云南个别企业的提议就和我国内其他产区不太一致。像这样带有普遍性的技术问题,要想在国际社会得到认可,通过OIV这条途径是一个很好的办法;第二,加入OIV就等于加入了国际葡萄酒大家庭,这对于加快中国与世界各国的技术交流、法律法规建设等都有着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与此同时,加入OIV组织,对于提升中国葡萄酒的形象也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近年来,OIV对中国葡萄酒的现状及发展趋势进行了认真的分析,并为争取中国加入其组织做了大量的工作,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个愿望一直没有实现。对于OIV来说,目前已经拥有46个成员国,中国是否加入并不是一个特别紧迫的事情,但对中国来说显然是越早加入越好。目前来看,我们所能做的事情有两个层面,第一,从企业层面和生产领域,要统一认识,并形成相关决议表达行业主张;第二,向国家有关部门表达加入OIV组织的强烈意愿,推动国家层面的申请进程。还可以动员行业内有影响力的人物,如请葡萄酒行业的人大代表多为行业提一些相关议案,扩大在立法层面的影响。

  总之,加入OIV组织对于中国葡萄酒行业来说,应该作为2018年的一项重要工作,省市一级的产区协会、张裕和长城等大型葡萄酒企业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各类专家和媒体也可以发挥自己的优势,多做一些交流、宣传和推广工作。

  2018年,期待中国能够成为OIV正式成员国!

  本文发表于《葡萄酒商务》2017年第11期

  版权所有中国葡萄酒信息网,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

 

孙志军总编与Michel Bourqui先生(右)及蒙彼利埃高等农学院葡萄酒学院院长Herve.Hannin先生(左)合影

  孙志军:现在国际上,葡萄酒的培训项目众多,二位却始终认为OIV国际葡萄酒管理学硕士是一个独一无二的课程,请问您在当时为什么要发起创立这样一个项目?

  Michel Bourqui:上世纪八十年代,欧洲葡萄酒消费以每年5%的速度递减,虽然当时90%的葡萄酒消费仍集中在欧洲。为此,OIV感到担忧,于是我们决定发起一个项目培养管理学人才,从而能更好地出口葡萄酒,也可以让酿酒师更好地了解市场。OIV的葡萄酒专家们经过几轮严肃而认真的研讨后,决定创立这一国际葡萄酒管理学硕士项目。当时,无论是美国的罗伯特·蒙大维,还是西班牙的桃乐丝先生等葡萄酒行业领袖,他们都认为未来的葡萄酒市场在欧洲之外,我们不能仅仅在欧洲发展。有了行业的支持,我们就更有信心了。但是,在OIV MSc项目开始几年,我们谨慎地选择在欧洲上课,从第四届开始,增加了在美国的课程,之后每一年我们都会开拓课程到新的葡萄酒国家去,现在OIV MSc的硕士课程,已经遍布南北半球。

  孙志军:OIV创立这个项目的主旨是什么,学生们通过这个项目可以在哪些方面受益?

  布里奇:OIV有许多葡萄酒技术方面的专家,比如栽培、酿酒,但是没有管理、市场和教育等方面的专家,于是我们要培养这方面的人才。我们要求学员通过案例学习葡萄酒MBA管理学知识,一点点抓住机会。我们也请了全世界的管理学专家来为学员上课。因此,这个项目不仅是为学生开设的,也是为葡萄酒行业内人士开设的,是为了当时整个葡萄酒行业的发展现状服务的。OIV的硕士项目非常特别,学生们并不是每天都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讲解关于葡萄酒的理论和品尝知识,而是在学完理论之后走出去,去到世界各地葡萄酒产区学习,我想这是最重要的。与此同时,学生们在游学过程中也锻炼了生活技能,领悟到生活的哲理。

  孙志军:如此庞大一个项目,学生们要在26个国家旅行参观、学习、品鉴,您在创立、组织过程中遇到过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Michel Bourqui先生在OIV MSc 庆典上致辞

  Michel Bourqui:在项目创办初期,相对于师资力量不足,我想最大的困难应该是在学生这边。对于OIV组织来说,罗伯特丁特洛先生非常开明,可以说为这个项目实施打开一切方便之门。对于学生们来说,虽然动机、热情每个学生都有,然而时间和学费却是很实在、很困难的问题。为了帮助学生们解决所遇到的经济问题,我们也设立了奖学金用以帮助学生。同时,我们的学费与其它同类项目相比也低很多。我们希望能实实在在地帮到学生们,让他们完成这一个可以称做“探险”的项目,Great adventure!

  孙志军:从2004年第16届学员开始,OIV 项目来到了中国,而我作为中国的coordinator,每年带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在中国宁夏、烟台、北京、上海等地了解中国葡萄酒市场,研究中国的葡萄酒产业。现在,OIV MSc中国项目已经成为国内外葡萄酒交流的一项重要活动。我想知道,您当初是怎样联络到中国的?又是为什么组织学员来中国葡萄酒产区学习的?

  Michel Bourqui:能联系到中国,我想是因为杨凌葡萄酒学院的李华先生。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葡萄酒学院每年举办国际葡萄酒论坛,从1999年起我受邀去了杨凌,并参加了学院举办的各项活动。我和李华先生谈论了很多关于葡萄酒与健康的话题,也讨论了中国的葡萄酒消费。从那时起,我就经常来中国参加活动。后来,李华先生向我推荐了两个学员,第一位是酿酒师严斌,是时任华夏葡萄酒公司总经理的女儿,她2002年入学;第二位就是你,我记得你当时是位葡萄酒记者。后来的事情,你都参与了,因为中国葡萄酒在市场和生产方面的巨大潜力,OIV的研究生必须要到中国来。

  孙志军:中国葡萄酒的质量与三十年前相比,可以说有了本质的改变,但是,我们的销售还是面临着很大的压力,您怎么看待葡萄酒的质量?

  Michel Bourqui:酿酒师所评价的葡萄酒质量与消费者所评判的质量并不是同一个概念。对于我这样一个研究市场的人来说,我始终认为质量好坏的评价在于消费者。我始终在想一个问题:你认为中国消费者端着酒杯时他们会怎样想?他们会想这杯酒质量好与坏?还是仅仅因为这是一杯红酒就喝掉了呢?

Michel Bourqui先生(中)与OIV MSc现任主管Nicolas Goldschmidt(右)及本文作者(左)在庆典活动现场

  孙志军:目前,中国葡萄酒行业正在学习欧洲、美国及澳大利亚等国先进的教学经验,但我们还没有一个系统的培训体系来提升业内酿酒师素养,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Michel Bourqui:对于整个中国葡萄酒业来说,酿酒师也需要清楚明白中国消费者的口味爱好,培训不仅仅只局限于酿造方面,品酒、管理、了解消费者口感也应当纳入培训系统。葡萄酒培训有它的特殊性,因为它需要让饮酒的人了解葡萄酒酿造、了解葡萄酒的特点。我不知道中国葡萄酒行业是否真正关注葡萄酒的培训和教育,但我建议大的葡萄酒公司不应当仅仅只关注市场,也应当承担起教育和培训的责任。

  孙志军:米歇尔先生,我们来个轻松的话题吧。您来中国很多次了,有些什么有趣的事情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

  Michel Bourqui:你这个话题好。我就举一个例子,前面我说去杨凌和李华先生一起参加晚宴,我们坐在一个大圆桌边。晚宴很有趣,一些女士在晚宴上跳舞,从衣着看她们应该来自蒙古。后来,她们举着酒杯请我们品尝她们产区的葡萄酒,并要求我也按照中国的传统“干杯”。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我不敢想象,第二天的法国报纸上评论OIV国际组织的官员在中国干杯这样的事情。可我知道拒绝干杯在中国是不礼貌的,于是我对李华先生和其他嘉宾说,我可以干杯,但是你们要关掉相机,不能拍照。就这样,我干了第一杯葡萄酒,可是第二个女孩子又来了,还是要求我继续干杯,李华先生邀请的其他客人也来到我面前,举着杯子和我干杯,于是我拒绝了,每次只喝一小口。就这样,在我的提议下,他们也不再干杯了,开始以健康的方式品味葡萄酒的美妙。你看,有些事情就是这样改变的。这件事,我得出一个结论,我想中国的消费者也完全可以放弃那些不好的喝酒习惯,也可以尝试着用健康、科学的方法来享受葡萄酒。

  孙志军:非常满意,谢谢您宝贵的时间,谢谢您把OIV Msc这样一个特别的葡萄酒项目带到中国,让业内人士了解到中国葡萄酒,也让更多的中国学生到世界各地去学习。真诚地感谢您把我引入OIV MSc这个项目,它让我终生受益,谢谢您!期待着您能够再次来中国给我们上课!

  作者简介

  柴佳,WSET 3级。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葡萄酒学院硕士,OIV MSc国际葡萄与葡萄酒组织管理学硕士,曾在26个国家葡萄酒产区游历学习,目前旅居法国从事葡萄酒贸易工作。

  版权所有中国葡萄酒信息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67团 新兴的葡萄酒产区

【总编手记】伊犁河谷,新疆最后一座葡萄酒天堂(下)

  这是3月6日参观伊犁后的记录要点:

  1、伊犁河谷南岸的大片缓坡,是酿酒葡萄的天堂(Alain先生语),富硒沙壤(砂砾)土,有机质丰富。

  2、67团的万亩赤霞珠奠定了当地的产业基础。丝路、卡伦、弓月等骨干企业的葡萄园都集中于此。

  3、经品尝(卡伦三个不同批次的新酒,弓月酒庄两款橡木工艺赤霞珠),浓郁的色泽、强劲的丹宁和持久的果香,使陈酿型风格成为酿酒师的首选,调配少量的抗寒品种(Tom教授培育)做易饮风格,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4、北美Louis Swenson干白及Petite Pearl干红的品尝,让酿酒师首次接触到抗寒品种的不俗表现。

  5、霍尔果斯口岸附近的葡萄园(62团)在伊犁河谷的北岸,中信国安的雷司令尤为经典,2017新酒百香果及矿物香突出。

  6、晨成酒庄的葡萄蒸馏酒以及天伊酒庄树莓酒各有千秋。

【总编手记】伊犁河谷,新疆最后一座葡萄酒天堂(下)

  在中国与哈萨克斯坦边境、伊犁河谷的西部,有一处独特的酿酒葡萄产区,南依乌孙雪山,北邻伊犁河,形成南高北低的地势。这里山清水秀,气候宜人。它就是伊犁河谷最大的葡萄基地所在地——兵团第四师可克达拉市67团。

【总编手记】伊犁河谷,新疆最后一座葡萄酒天堂(下)

  在短短几年时间,67团葡萄产区已经成为伊犁河谷的一张名片,不仅吸引了业内精英及国内外专家的眼球,还引来了国内其它产区的众多葡萄酒企业前来投资建厂、洽谈合作

【总编手记】伊犁河谷,新疆最后一座葡萄酒天堂(下)

  67团是伊犁河谷最佳的酿酒葡萄种植产区,这里的葡萄是几千年来人类第一次种植的农作物。这里的酿酒葡萄种植从2010年开始,现有葡萄面积为1.5万亩(包括辖区78团和79团的两个连队),已成为伊犁河谷最大的酿酒葡萄产区。主要品种有赤霞珠、美乐、雷司令、霞多丽等。

【总编手记】伊犁河谷,新疆最后一座葡萄酒天堂(下)

  67团水资源丰富,光热资源充足,无霜期155 ~ 188天。光照年均3010小时,有效积温3540度。生长季降雨量为200-300mm,湿度60%。这里的土壤属于干旱区砂质土壤,上部覆盖着碎石沙土,土壤中有深达数米的砂砾矿物质土层,略显淡红色,属富硒土壤,干燥透气性良好。这里水源充足,浇灌方式为滴灌,土壤湿度调控方便。

【总编手记】伊犁河谷,新疆最后一座葡萄酒天堂(下)

  67团葡萄基地所在的伊犁河南岸,呈千分之15度的自然坡度,排水性好。得益于其凉爽的气候,葡萄有较长的成熟期,白天温暖夜晚却沐浴在清凉的河风中,昼夜温差让成熟的葡萄依然保有天然的酸度。这里没有其它地区常有的倒春寒,每次都能躲过秋季的早霜。在伊犁其它地区葡萄叶已经泛黄的时候,67团的葡萄依然青翠盎然。较长的生长期,可以有较多的时间赋予酿酒葡萄复杂精细的风味,同时也能够保持糖分和酸度的平衡。这里的空气湿度小,通风通光好,葡萄受病害危害情况少,是天然的有机葡萄产区。

【总编手记】伊犁河谷,新疆最后一座葡萄酒天堂(下)

67团团长张国庆(左二)与外国专家一起尝酒

  我们参观的第一个酒庄是新疆卡伦酒庄,它成立于2016年,是一家由自然人出资成立的民营实体。总经理汶建军是我多年的老朋友。公司总投资额3000余万元,占地面积50亩建筑面积8000多平米,具有现代化酿造车间和灌装车间各一座,配套1000多平米自动恒温恒湿的酒窖一座,并拥有5000亩的标准化葡萄种植基地。

【总编手记】伊犁河谷,新疆最后一座葡萄酒天堂(下)

伊犁清代卡伦遗址(纳旦木)

  该酒庄现已形成年发酵能力6000吨,成品酒灌装能力3000吨。主要采用订单式生产和销售,产品主要销往山东、河南、福建、云南等地区。

【总编手记】伊犁河谷,新疆最后一座葡萄酒天堂(下)

  第二个酒庄是新疆千回西域葡萄酒业公司(弓月酒庄),是兵团农四师67团招商引资企业,2017年完成总投资1500万元,并完成了年生产能力为3000吨的发酵和灌装能力。二期工程计划投资1500万元,将建成集地下酒窖、游客接待、葡萄酒文化展示、餐饮休闲等功能于一体的大楼,并结合67团及都拉塔口岸的旅游资源,打造成一座高标准的现代化酒庄。

【总编手记】伊犁河谷,新疆最后一座葡萄酒天堂(下)

  公司原料基地位于伊犁河谷67团,酒庄现拥有发酵罐、精品罐、冷冻机、粒选线等设备,具备高端酒生产条件和优势。公司有国家级葡萄酒双评委和富有活力的团队,具有原料、技术的双重保障。公司的目标是致力于优质干红葡萄酒的酿造及高端品牌的打造。

  后记:独爱伊犁的风花雪月

  伊犁,一座葡萄酒的天堂,更是一座旅游天堂。风花雪月,不仅仅是云南大理的专利,在我看来,伊犁的风花雪月更加粗旷、更加恢弘。

【总编手记】伊犁河谷,新疆最后一座葡萄酒天堂(下)

  风——伊犁河谷的风,吹来了大西洋的暖流,守护着农作物的健康;

  花——早春的杏花沟,秋天的薰衣草,无边的花海是一个怎样的景致;

  雪——天山和阿尔泰山的雪,是伊犁河谷的生命之源;

  月——北国边关的月,也许清冷的让人无法赞美,正期待着你的发现!

(全文完)

  版权所有中国葡萄酒信息网,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



    哈密新雅酒庄装饰好了,根雕、奇石、胡杨木摆满了屋子,可总觉得缺点什么。欧总知道我手里“有货”,就让我帮忙添置一些酒文化的内容。这不,翻箱倒柜找了半天,老酒(老酒瓶)、酒标和旧书每样挑出几件给发走了。



    这两瓶老酒少说也有30年了,“国营”+“酒厂”是上世纪80年末企业改制前的名称。蓬莱葡萄酒厂是当地最早的酒厂,“朋珠”牌商标至今仍在使用。大连葡萄酒厂则是生产“红梅”牌出口产品的骨干企业。



    四个老酒瓶也出身不凡,右边两个小瓶的封口是马口铁盖,说明那个时候还没有螺旋盖和软木塞,应该是上世纪60-70年代的产品;最左边这个高个瓶子,是国营青岛葡萄酒厂出品。它是青岛最早的葡萄酒厂,起源于1930年德国人创办的美口酒厂,1946年郭其昌老人就是从这个酒厂进入葡萄酒行业的。



    这一组酒标全是响当当的大品牌,张裕的“麟球”是中国第一个葡萄酒类注册商标。“红星”是建国后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国家重点葡萄酒工程。“黄河故道“是河南民权葡萄酒厂早期使用的商标之一,该公司目前已经改制民权九鼎葡萄酒公司,他们现在所使用的“民权”牌,是国内很少的几个以县级地名命名的商标。“双喜”牌是黄河故道上另外一家重点企业——安徽萧县葡萄酒厂的著名商标,该企业几经改制,现在已经不复存在。



    第二组酒标里也有了不起的公司,其中位于上海的中国酿酒厂(“熊猫”牌法国兰葡萄酒)最牛,能够冠以国家名称的企业没有几个!通化葡萄酒厂是东北地区日本人建造的酒厂之一,而沈阳酿酒厂的“三杯”商标在上世纪80-90年代赫赫有名。“葵花”牌是山东省粮油进出口公司的商标,张裕公司和青岛葡萄酒厂使用该商标出口了大量产品。



    第三组是新疆葡萄酒。其实,新疆葡萄酒的生产在建国初期五十年代就有了,从最早的乌鲁木齐葡萄酒厂到农二师29团果酒厂(1960);从北疆的伊犁葡萄酒厂(1964)到吐鲁番鄯善葡萄酒厂(1976 也即现在的楼兰酒业公司),这几张朴素的酒标就是新疆酒业的发展足迹。



    第四组是民俗类酒标,仿佛让人回到了上世纪80-90年代的农村,喜庆的图案、淳朴的祝愿都写在了酒标上,让人喜欢!



    这两本书,一本出版于1958年,一本则出版于1931年,它们从不同侧面反映出葡萄栽培及酿造知识在中国的传播历程,有助于让那些中国葡萄酒历史的虚无主义者多一份认识,也让我们更多的从业者多一份自信。



有关酒标及博物馆建设相关阅读:
1、【美篇】收藏酒标 我可不是闹着玩的
http://e.meipian.cn/list.php
2、成立国家级葡萄酒文化中心势在必行
http://www.winechina.com/html/2014/10/201410269032.html
3、记录历史 传给后人
http://www.winechina.com/html/2017/08/201708291504.html
4、中国葡萄酒文化,还能做些什么?
http://www.winechina.com/html/2017/09/201709291971.html



Copyright(C) 2000-2016 wine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转载的信息,仅供学习参考,不代表中国葡萄酒信息网观点。转载如有侵权,请作者速来函告知。
来源为“中国葡萄酒信息网”的稿件均为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未注明出处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的,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南大街178号振华国际广场1804室 邮政编码:264000 邮箱:contact@winechina.com
业务部:0535-6646535 编辑部:0535-6678659 资讯中心:0535-6640619 传真:0535-664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