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随感
发布日期:
2015-06-24 09:00:50
来 源:
中国葡萄酒信息网
作者:
孙志军
  高中毕业后第一次回老家过父亲节(实际上回家过端午节也是第一次),有诸多感慨。父亲节是一个充满温情的日子,让我们更多地感受亲情,并学会感恩,学会爱。

  我的父亲在1976年就病逝了,那时我只有15岁。记忆中的父亲形象是模糊的,高大又慈祥。父亲在老家附近的五井煤矿工作,担任水泥厂的副书记。每逢年节都要到煤矿的澡堂里洗澡,这是我能够享受的福利。在矿区见得最多的是一队队的矿工,还有一辆接一辆“轱辘马"(在铁轨上跑的那种铁斗车),更多的是那一眼望不到边的煤山。

  水泥厂在矿井和服务区的中间,有高大的烟囱和几个硕大无比的大滚筒(好像是个粉碎机)。父亲的住所在厂区南边,在一排石头砌的小房子里,类似部队里那种拱形房顶的营房。洗完澡以后,我会在厂里玩一会,吃饭的时候,他会让人把饭打来给我吃,通常饭盒盖上是一个碱味比较大的馒头,饭盒里有两个炒菜,里面有几片猪肉。最让我难忘的是有一年的冬天,父亲带我去食堂喝羊肉汤,这是我第一次喝羊汤,具体是什么味道已经记不起来,只记得由于天冷,羊肉汤里的油花凝结在嘴唇之间,羊肉的膻气和香味久久不能散去。

  好吃的东西在孩子们的记忆里是最生动、最真切的。煤矿离我家大概有10多公里的样子,父亲骑自行车上下班,每次回来我最关心的是他那个挂在车把上的黑色提包,有时候里面会有几根黄瓜、一包烧热,有时候是一个饼角、一个糖火烧,而后者是专门给我的。记得那时候,父亲和我似乎没有什么太多的交流,这些好吃的也都是妈妈送到我的手上,所以,总是觉得父亲离我很远。

  不过,有时又觉得他离我很近。那个时候,我们全家吃饭是不在一起的,妈妈和孩子们坐在小桌上,父亲一个人单独在八仙桌上吃,而且是享受特殊的待遇,晚饭他还会喝点酒。作为全家的老幺,父亲会单独给我夹几口菜吃,特别是炒鸡蛋的时候,父亲会让我拿一个煎饼给他,然后把金灿灿的鸡蛋卷在煎饼里给我。那个时候,鸡蛋是农村人家里可以用来交换商品的“货币”,一个鸡蛋能换很多东西,比如磨一把剪子、换一个笔记本什么的,能够吃上炒鸡蛋,该是多大的享受!

  父亲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闯关东,解放前回到了老家临朐。因为家里祖辈都是木匠,父亲也成了是个手艺很巧的人,既会木匠活儿也会瓦匠活儿,他结婚用的五斗柜、八仙桌等家具都是自己做的,家里用的水缸、酱缸和粮食瓮也是他做的,还有水磨石茶几、水磨石地面等等也都会做。

  当时村子里没有几个人在工厂里上班,所以,因为有一个能干的父亲而特别自豪。记得有一次父亲从东北出差回来,买一台收音机,有鞋盒那么大,米黄色的,就放在八仙桌后面的条几上,也就是在他经常坐着吃饭的椅子后面。后来知道,这是我们村第一台收音机。

  父亲在外边是水泥厂的党支部副书记,在家里也是一位觉悟很高的党员,经常给哥哥姐姐上课。记忆最深的是除夕夜,在吃年夜饭之前,他会召集两个哥哥和姐姐站在毛主席像前宣读毛主席语录。不过,在他得了绝症之后,似乎也放弃了自己的无神论,妈妈从民间请来的巫师装神弄鬼的他也都应允了。也许是求生的本能使然,也许他的内心经历过痛苦的斗争,我一概不知。因为我是家里最小的一个,始终在母亲的身边转来转去的,目睹了父亲的生病后无助和痛苦,想起来就会伤悲不止......

  记得父亲是在傍晚的时候失去了神志,母亲给他穿上寿衣,大人们把他抬到堂前的地上平躺着,其中一只脚还不能直立,需要不时的帮他扶正。父亲就躺在那里,闭着眼睛,只有机械的呼吸。我作为最小的儿子,在两位长辈邻居的陪同下,陪了父亲最后一个晚上,在我不打瞌睡的时候,还不忘把他的右脚扶一扶。他到底什么时候咽的气,我也不知道。第二天早上,煤矿上的车来了,把父亲拉走了。父亲就这样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一位亲人的离去,会给家人带来极大的痛苦,特别是像父亲这样不到50岁就离开了我们。然而自己还小,并没有太多的感受,只是觉得没有了父亲,有时候在同学面前似乎多了一点自卑。这种痛苦还是通过母亲的哭诉感受到的,记得父亲去世后的半年里,我和姐姐陪着妈妈给父亲祭奠,有好几次母亲都哭得晕了过去,我自己也是看到母亲承受着这么大的苦痛也晕倒了几次......

  因为父亲一个人而改变了我们全家的命运,大哥很早就到了煤矿当“合同工”,后来也转正了,二哥在父亲去世后,被安排“接班”也去了煤矿,我则没有了后路,经过努力总算考上了大学。后来,跟父亲的交流只有回家上坟的时候,会默默地在心里念叨几句,我现在很好,母亲也很好之类的。其实,在我的心里对父亲的怀念并不是多么地强烈,也许是因为当时自己年龄尚小,不能完全感受父母对自己的感情。但是,我一直记得父亲对我的关爱、他带给我们全家的骄傲和他遗传给我们的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

  有一首忧伤深情的法语歌曲Noel Sans Toi(没有你的圣诞夜),这天,我也过了一个没有父亲的父亲节。上午带母亲到县城买了几件生活用品和食物,下午的时候,大哥全家和姐姐、姐夫都来到母亲家里,一家人其乐融融,母亲也特别高兴,全家就这样度过了一个愉快的日子。没有人在嘴上提到父亲,但是,我们知道把母亲的晚年照顾好,每个人都好好地生活,这就是最有意义的事情。

  2015年6月21日父亲节 于山东临朐

  版权所有中国葡萄酒信息网,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

责任编辑:
申延玲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除署名本站原创外,均来源于网络,
  用于学习参考使用,著作权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无意侵犯版权,如有侵权,请作者速来函告知,
  我们将尽快处理。
  联系电话:0535-6646535 传真:0535-6640619
  邮箱:contact@winechina.com

 

关于我们 会员注册 约稿启事 版权说明 站点地图 联系我们 友情连接
Copyright(C) 2000-2017 wine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转载的信息,仅供学习参考,不代表中国葡萄酒信息网观点。转载如有侵权,请作者速来函告知。
来源为“中国葡萄酒信息网”的稿件均为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未注明出处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的,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南大街178号振华国际广场1804室 邮政编码:264000 邮箱:contact@winechina.com
业务部:0535-6646535 编辑部:0535-6678659 资讯中心:0535-6640619 传真:0535-664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