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收季下的南半球,困扰酒农的不只有疫情……
发布日期:
2020-05-09 10:03:08
来 源:
葡萄酒杂志
作者:
一止
  近日网上公布的各国最新葡萄酒消费数据,4月份国内葡萄酒消费数据的回暖对我们来说是一剂强心剂。

  但对于依然受疫情困扰的南半球,此时正经历着一年当中最重要的工作:采收。然而困扰酒农们的,不仅仅只是疫情……

新西兰
理想丰收的一年



  由于新西兰的疫情防控工作取得成效,目前我们收到2020年采收数据里,新西兰的数据是较为详实的。

   2020年新西兰北地产区总体产量较往年增幅较大。对比上一年度的113吨,2020年产量增加到319吨,增幅率达到了183%,是新西兰各个产区之首。

   2019年夏季干燥少雨,尤其是在授花授粉期间没有降雨的影响,坐果率高达90-95%。由于夏季的干旱少雨,葡萄根部发展扩散来寻找水源,通多对土壤深层探索,尤其是pH,TA酚类等重要指标都呈现出了积极的态势。

   2019年12月-2020年3月采摘季之间,阳光充足气候干燥,并没有像往年采摘季前的阴雨连绵。相比较2018年114mm的降水,北地产区在1月的有效降雨量仅为10mm。葡萄园没有遭受霉菌的影响,葡萄品质十分不错。圣诞节过后的几场降雨,又给予了葡萄足够的水分,并最终在采摘季时,确保了葡萄应有的成熟度。

   2020年采收季的高产为那些对原材料有严格品控的酒庄提供了先决条件。隶属北地产区的远景园酒庄,相较于北地产区平均增收将近两倍的数据来看,它的增收率仅为35%。原因在于远景园酿酒师Mario对葡萄品质严格把控。

  酒庄通过严苛的疏果的方式减少葡萄的产量,使葡萄树可以给剩余的葡萄输送更多的养分,进而换得风味更加集中的果实。据酿酒师Mario表示:2020年是北地近10年内最好的一个年份。

澳大利亚
采收报告未公布,火灾影响让人忧心



  目前澳大利亚方面的采收报告尚未公布,但从部分外媒报道的信息来看,2020年澳大利亚采收季受到火灾的影响较为严重。

  澳大利亚东南部地区的罕见火灾起始于2019年的10月末,造成多地森林被毁、城市受到影响。这场大火对当地的生态造成了罕见而巨大的破坏。

  澳大利亚葡萄酒协会首席执行官安德烈亚斯·克拉克(Andreas Clark)称:澳大利亚大约361,000英亩的葡萄园总面积中,不到1%被烧毁,影响并不大。巴罗萨山谷、麦克拉伦谷、克莱尔山谷、库纳瓦拉、玛格丽特河和雅拉谷以及塔斯马尼亚州,都没有受到影响。然而许多地区由于持续干旱以及开花期间的恶劣天气,单位产量普遍下降。

  需要忧心的是,南澳大利亚的阿德莱德山丘和袋鼠岛,以及新南威尔士州的图巴伦巴地区有部分葡萄园被毁,这些葡萄园需要重新补种,未来几年的产量难以恢复。此外,大火带来的烟火味也将一定程度上影响葡萄酒的品质。

智利
日常运作有保证



  而南美洲方面,疫情对采收的冲击没有想象中大,酒庄的基本运作依然能够得到保证。

   3月22日,智利卫生部长宣布从晚上10点至凌晨5点在全国实行宵禁,在此期间,人们被要求留在家中。本刊就这项措施对智利酒业是否产生影响的话题,采访了智利葡萄酒协会(Wine of Chile)。

  协会方面反映:目前智利在全国范围内,餐厅、酒吧、电影院、学校等公共聚会场所暂时关闭,而医院、超级市场、药房仍对有需要的人开放。因为智利是一个具有出口文化的国家,经济高度依赖出口,因此总统决定允许所有农产品加工业的出口运营。智利的港口,农产品及出口产品的内陆分销/物流渠道正常运行,因此该国的供应链仍保持正常运转。葡萄酒生产商正常运作,且物流是通畅的。

  对疫情是否会让智利葡萄酒对中国的出口有影响,协会方面依然十分乐观。对全球葡萄酒产业来说,2020年的第一季度都十分艰难。但是随着中国的复苏,第二季度的情况是光明的。目前葡萄酒并不是中国消费者日常的消费品,疫情期间的消费自然减弱。不过有部分酒庄提到,其早在春节前完成了销售,幸运的是这没有产生较大的影响。

  采收方面,由于今年较为炎热的天气,采收时间较往年提早了1-2周。较为寒冷的海岸地区早在二月的第一个星期就开始采收,中央山谷区域要晚3-4周时间。正常来说,智利的采收季会在4月中旬到5月中旬结束。

  值得高兴的是,据蒙特斯酒庄(Montes)主席Aurelio Montes介绍:2020年是低产的一年,葡萄酒有很高的集中度,新酒已经展现出很好的发展潜力。而其中大多数红葡萄酒都有着不错的表现,特别是赤霞珠质量尤为不错。

阿根廷
挑战性的一年



  “采收的工作很有压力。”阿根廷门多萨Bodega Séptima的首席酿酒师Paula Borgo提到:“采收季是一年当中最有风险的几个月,碰上Covid-19疫情,情况变得更为有挑战。”

  干旱和极端高温贯穿了这一年葡萄的生长。2020年是门多萨地区采收最早的年份。Viña Cobos的庄主Paul Hobbs在接受外媒采访时提到:“到了3月的第二个星期,采收工作就已经完成了85%。大多数酒庄在2月的第一个星期开始,并期望在4月初结束所有的采收工作。”

  由于疫情的蔓延,阿根廷从3月20日起开始全国性的封锁措施。这对于大多数酒庄来说是挺幸运的,因为很多采收的工作已然完成。Bodega Catena Zapata的总经理Laura Catena提到:尽管这样的疫情在门多萨很罕见,但酒庄依然有效采取了保持人际交往距离的工作守则。

  对于Paul Hobbs来说,除了在一年中最繁忙的时候倾注心力去应对疫情所带来的一系列严格的安全措施,这一年份对于Viña Cobos来说,还是酒庄建立22年来最具挑战的一年。他提到:“高温和干旱加剧了复杂性。某些情况下,葡萄只结出了十分小的果实。”

  不过,2020年份对于Viña Cobos及Bodega Catena Zapata两家门多萨的名庄来说,依然是十分不错的一年。

南非
行政命令反复,让酒庄无所适从



   3月15日,南非的酒庄在奋力组织工人进行采收。然而这过程十分波折,因为10天后总统府宣布应对Covid-19疫情的措施,下令停止所有“非必要的生产活动”。虽然这些非必要的生产活动中并不包括农业——但遗憾的是,一开始酿酒业并未被列入农业生产中。

  特别是在一名荷兰游客在开普敦进行一场葡萄酒旅游后被确诊,许多酒庄被迫关闭对外营业的品酒、参观服务。但所有的酒庄都在呼吁,需将葡萄酒业纳入农业生产中,以保证采收能正常进行。幸运的是,24小时后,政府允许开放葡萄采收和酿酒工作,以免“对农业生产原料造成浪费。”

  尽管酒庄们可以松一口气,但葡萄酒的销售被禁止。斯泰伦博斯(Stellenbosch)的行业资深人士Ken Forrester认为:“官方某些人特别警惕酒精作为一种社会润滑剂。而他们的解决方案是简单地禁止所有与酒精有关的销售、运输。这是一个坏主意。”



  但南非对葡萄酒是否可以进行流通贸易的态度一直处于反复中。4月7日,南非交通部宣布允许葡萄酒及其他生鲜类食品出口。然而仅仅9天后,南非合作治理及传统事务部部长Nkosazana Dlamini-Zuma宣布,南非葡萄酒及烈酒的出口被禁止。

  但从目前南非的采收情况来说,葡萄酒质量是值得期待的一年。

  目前Covid-19疫情在全球多个产酒国依然处于蔓延阶段,但对南半球的采收所造成的影响并没有想象中大。事实上,如智利、阿根廷、南非等国,2020年份葡萄酒普遍反映有着十分不错的质量,这对于受疫情冲击的全球酒业来说:2020,值得期待!


责任编辑:
Emmie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除署名本站原创外,均来源于网络,
  用于学习参考使用,著作权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无意侵犯版权,如有侵权,请作者速来函告知,
  我们将尽快处理。
  联系电话:0535-6646535 传真:0535-6640619
  邮箱:contact@winechina.com

 

关于我们 会员注册 约稿启事 版权说明 站点地图 联系我们 友情连接
Copyright(C) 2000-2019 wine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转载的信息,仅供学习参考,不代表中国葡萄酒信息网观点。转载如有侵权,请作者速来函告知。
来源为“中国葡萄酒信息网”的稿件均为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未注明出处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的,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南大街178号振华国际广场1804室 邮政编码:264000 邮箱:contact@winechina.com
业务部:0535-6646535 编辑部:0535-6678659 资讯中心:0535-6640619 传真:0535-664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