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着采葡萄,还要忙着防病毒,南半球酒农表示“我太难了…”
发布日期:
2020-04-15 09:37:55
来 源:
乐酒客lookvin
作者:
  Covid-19的出现,宛如万里晴空下的一声“惊雷”,震撼了全球葡萄酒产业。餐饮行业被迫关门、订单难以保障、物流阻力重重,直接影响便是资金链承受巨大压力,这对于大多数酒庄来说都无疑是晴天霹雳。

  而对于现在正值秋季的南半球来讲,其处境更是难上加难,毕竟酒庄还要面对一年中最为重要、最为忙碌的时节:采收季。

  这样的困境下酒庄该怎么办呢?且听南非、阿根廷、智利、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酒农为我们娓娓道来~
 


南非  

  南非酒庄的遭遇可谓是一波三折、惊心动魄。

   3月15日,南非的酒农们还在田地间努力进行2020年的采收工作。当天,西里尔·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总统宣布,将对COVID-19全球大流行病采取紧急应对措施。十天后,政府下令所有“非必要”企业停止运营,封锁时常为期三周。

  尽管农业被认为是必要产业,但官员们并未将葡萄酒业纳入该范围,也就是说酒庄采收和酿造工作都被迫暂停了,这问题就大了…… 但幸运的是,政府在24小时内做出了改变,声明所有采收和车间工作都被认为是必不可少的,这对于防止“主要农产品浪费”至关重要。还好,虚惊一场……

   4月7日,交通运输部长发布了新规定:在封锁期间,允许在指定出口的海港和国际机场运输葡萄酒和任何其他新鲜农产品。此举对南非葡萄酒生产商尤为重要,因为他们大部分的产品(近50%)都依赖出口。但尽管政府对出口工作松了口,可葡萄酒销售工作仍被禁止到4月16日,因为政府觉得有酒卖的地方,就会有人扎堆,所以保险起见,南非百姓们还是别卖酒也别买酒了。

阿根廷  

  干旱和极端高温贯穿着阿根廷葡萄的生长季,2020年已成为门多萨(Mendoza)产区记录最早的采收年份之一。大多数酒庄在2月的第一个星期开始采收葡萄,并预期在4月初结束采收。

  而从3月20日开始,强制性的全国封锁政策已开始,预计至少要持续到4月中旬。科沃斯酒庄(Viña Cobos)负责人保罗•霍布斯(Paul Hobbs)表示:“我们在三月的第二个周末便完成了85%的葡萄采收工作,阿根廷酒庄们很幸运,毕竟直到采收接近完成才出台了封锁政策。”
 
智利  

  同阿根廷一样,智利也幸运地享受到了“早收”的福利。

  在凉爽的沿海地区,有些产区最早于2月的第一周便开始采收工作,而中央山谷地区则在三到四个星期后加入进来。相比起普通年份里在5月中旬结束采收的情况,大部分酒庄预测今年将提前到4月初至中旬完成。为了降低风险,许多酒庄还在加速采收进程,以期在病毒爆发期之前,将所有果实运回车间。由于这个原因,葡萄总产量或将有所下降,但对果实品质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澳大利亚  

  屋漏偏逢连阴雨。奔富首席酿酒师彼得·加戈(Peter Gago)说:“今年,我们本认为澳大利亚各地发生的毁灭性火灾和间歇性的高温天(40摄氏度),可能会对酿酒产业造成重重阻碍。但谁曾想,一个微小却致命的‘恶魔’居然也悄悄降落在这片岛屿大陆上。”

  由于外来输入病例的原因,酒庄品鉴室被迫关闭,南澳大利亚州(South Australia)的酒庄一直依靠卖酒来维持运转。但警务专员格兰特·史蒂文斯(Grant Stevens)已中断了这个渠道,将葡萄酒零售视为不必要之举和冠状病毒传播的潜在风险。结果,酒庄们如今将工作重心放在电话和在线销售的渠道上。

新西兰  

   3月22日,新西兰总理雅辛达·阿登(Jacinda Ardern)宣布“四级预警”,实质上就是封锁政策以防COVID-19扩散。新西兰酿酒师们表示自己很幸运,葡萄酒被政府视为必要产业,因此可以继续采收但必须遵循严格的安全守则。

  拥有20多位以上员工的酒庄,需指定一位COVID-19经理,保存每个人的生活安排记录,而在异地生活的工人必须发送其日常工作路径的照片,以证明他们与社会保持隔离。这些措施在采收的过程中最大程度的确保着大家的安全。

  毫无疑问,成功的采收季对于酒庄利润来讲至关重要,但当务之急是保证员工的健康和安全。

  这些南半球酒庄在葡萄园和酒窖中都制定了严格的安全协议标准,如指示员工保持彼此相距六英尺(约1.83米)的距离,戴好口罩和手套等防护装备,并经常洗手。整个酒庄都设有消毒站,在到达和离开时进行工人温度检查,并在每个班次开始时进行每日安全简报。

  有些酒庄将自己的团队分成较小的队伍进行轮班,所有非必要和高风险员工都在家中工作,整个采收季雇用的大多数外国采收工人也早早撤回了各自的国家。酿酒师之间的共识似乎是,努力营造一个更安全的工作环境,慢慢干,时间长一点没关系,毕竟安全是第一位。

  “每个人都配备单独的酒精喷雾剂来清洁表面,工具、塞子、阀门、泵和其他所需接触的东西,”阿根廷门多萨Altocedro和Alandes酒庄的酿酒师卡里姆·穆西(Karim Mussi)如是说道。

  而在乌拉圭马尔多纳多(Maldonado)产区的Bodega Garzón酒庄,该公司还考虑到员工的心理健康,为所需员工安排与心理学家的视频会谈。

   Covid-19给各个酒庄带来了全新挑战,但是,这肯定比不上葡萄酒行业曾经历过的一系列灾难,从极端天气状况到战争,再到19世纪凭一己之力便几乎摧毁整个欧洲葡萄园的根瘤蚜病害,而且Covid-19并不会对果实品质造成不良影响。因此,努力击破各个难关,一切也会慢慢过去的。


责任编辑:
Emmie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除署名本站原创外,均来源于网络,
  用于学习参考使用,著作权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无意侵犯版权,如有侵权,请作者速来函告知,
  我们将尽快处理。
  联系电话:0535-6646535 传真:0535-6640619
  邮箱:contact@winechina.com

 

关于我们 会员注册 约稿启事 版权说明 站点地图 联系我们 友情连接
Copyright(C) 2000-2019 wine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转载的信息,仅供学习参考,不代表中国葡萄酒信息网观点。转载如有侵权,请作者速来函告知。
来源为“中国葡萄酒信息网”的稿件均为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未注明出处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的,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南大街178号振华国际广场1804室 邮政编码:264000 邮箱:contact@winechina.com
业务部:0535-6646535 编辑部:0535-6678659 资讯中心:0535-6640619 传真:0535-6640619